静一尚品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茶人茶事 > 事件记录 >

西乡茶的前世今生

时间:2015-11-10 00:00

  我的老家在西乡县,那里是美丽的茶乡。

  西乡县大规模种植茶叶,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。那时候,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,从上到下刮起了种植茶叶风。无论是公社还是生产大队,都开辟了茶叶种植基地,就连每家每户都领到了茶树种子,在自留地种植起了茶叶。

  我那时候刚上小学,放学后就去挖茶山的地方玩,因为开荒挖地的场面很是热闹。遇到播种的时候,我就去帮大人丢种子。遇到自己家里种植茶树的时候,我就顶上了半个劳动力了。父亲在前面挖着土窝,我提着茶树种子跟在后面,往土窝窝里扔茶豆种子。我家种植茶叶的土地,都是头年冬天深挖出来的,那些埋在土里的枯枝败叶,已经开始腐烂,非常适合茶叶种植。老家的土质都是油砂地,黑黢黢的腐殖土,将泛黄的油砂土搅拌的很是肥沃。

  父亲挖土窝的时候,根据茶树的株距和行距,来把握每个土窝的窝距。父亲顺着地势一排挖过去,等我把种子投进去后,再往上挖第二排,随势用挖出来的土,盖住下面土窝里的种子。这样不但节省了时间,也不让茶树种子裸露在外面,被山上的小动物糟蹋。茶山的周围都是小树林,几只小松鼠在树枝间串上跳下,十分活泼可爱。松鼠不停地转动着小眼睛,对那些香气扑鼻的茶豆果,显然觊觎很久了。茶豆籽如果覆盖的不厚实,就会被它们掏出来吃掉。我看到不时跳串到地边的小松鼠,顺便在土窝上踏上一脚,一是防止小松鼠的偷吃,二来压紧土质还可以保墒。

  父亲去运输茶豆籽时,顺便买回来了一些手工茶,茶缸里也就泡上了茶叶。那个时候的手工茶,都是传统的大脚板茶。不但叶子老而厚,加工也非常的粗糙,还有茶树杆掺杂其中,泡出来的茶水呈黑红色。喝在口里满嘴涩苦,但也比较解渴。喝到最后茶水较淡时,父亲就把茶缸子放在火上煨一下,将茶汁煮出来再喝。也许,这就是时下流行的煮茶吧。我从那个时候开始,也慢慢学会了喝茶。

  生产队挖的茶山,在村子山后面的张家湾。冬天农闲的时候,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,满山遍野都是人和迎风招展的红旗。几林几湾的山坡地,都被挖成了梯田,以便于种植茶叶。不知道累的年轻人,一边挥锄挖地,一边在对面山上唱起了山歌。山歌内容山野气十足,时而高亢嘹亮,时而浅吟低唱,如泣如诉的歌词调子,听得人们唏嘘不已。特别是那些酸掉牙的民间小调,引得人们大笑不止,也引来了媳妇姑娘们的怒骂声。不等那人的歌声落下,这边有人马上接了上去,用歌声回应着。对面山上的人只闻歌声不见其人,只好唱起了盘歌,来盘问对歌人的底细。所谓的盘歌,就是一问一答式的对歌,发问之人唱一些问题性的歌词,故意让对歌之人来答。如果对方答不上来,就算认输了。所唱的歌词都是现场算编,歌词内容轻松活泼,嬉笑怒骂信手拈来,如果哪一方编不出来,也就自动认输。往往在这种时候,如果有一方不依不饶,歌声中充满了火药味,要不是山头阻隔,还有打架的可能。歌声惊起了树林里的飞鸟,噗噜噜的闪着翅膀飞远了,人们嬉笑够了,茶山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,只有锄头挖地的噗噗声。

  公社挖茶山的规模很大,场面也比生产队要壮观的多。公社的茶山地点也在我们村境内,离我家隔着两个山头,在五狼垭南边一个叫邓家沟的地方。五狼垭是一座废弃的老庙,山头上到处都是残砖断瓦。沿着山梁的道路很大,山石都被踩踏的油光闪亮。后来才知道,这就是荔枝道的必经之路,想必当年给杨贵妃运送荔枝的马队,也是从这里翻山越岭过的汉江,然后才进入子午谷的吧!

  毕竟是公社挖茶山,人员组成自然不一样,都是从各个大队抽调年轻劳动力,以及一些表现好的积极分子。所有参加人员一律脱产,专门住在那里挖茶山。茶山所处的位置,在两条荒无人烟的山沟里。为了给挖茶山的人提供住处,在山脚下烧制砖瓦,修起了几大排砖瓦房。等到挖茶山的大队人马入住时,沉寂了千百年的空山沟,顿时热闹了起来。

  经过两年的准备,茶山场部已经初具规模,还办起了养殖场和基建队,专门为茶山场部服务。也许大家都年轻的缘故,一到晚上散工的时候,小河边到处都是人,不是三三两两在聊天,就是青年男女在谈情说爱。就连附近的山头上,都驻扎了挖茶山的队伍,晚上还燃起了烽火。遇到逢年过节时,茶山还会杀猪宰羊来犒劳大家。有一次,茶山杀了一头牛,召集大家会餐。我和亲戚去茶山的场部玩,刚好赶上了吃牛肉。牛肉是用酸菜泡椒炒的,吃在口里麻辣酸香,还充满了山野味。不知道是人多吃东西香,还是第一次吃集体东西的原因,那次吃过酸辣椒炒牛肉后,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香的牛肉了。那天中午饭的时候,一大脸盆牛肉放在地上,八个人或蹲或坐围在一起,手里端着大米饭,有说有笑的吃着牛肉。人们的嘴上流着油水,脸上都笑开了花,像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一样。

  挖茶山的工作劳动强度很大,业余生活也很单调贫乏,公社领导经常来给大家开会,将村里的“地富反坏右”揪出来批斗。每到这种时候,积极分子就跳将出来,开始忆苦思甜,对批斗人员声讨起来。

  乔三爷是村里的老贫农,也是有名的积极分子,一遇到政治运动,他就像打了鸡血样亢奋。乔三爷的日子虽然过的凄惶,革命斗志却非常高涨,在批斗现场十分的活跃。有一次放学的路上,我远远地看到乔三爷走了过来,想起老师说的要讲礼貌的话,就主动上前和他打了个招呼:“老爷爷,你去哪里啊”?没想到乔三爷像不认识我似的,过来揪住我的耳朵,恶声败气地说道:“你凭啥盘问我,难道我是阶级敌人吗?我不但是贫农,还是贫协主任呢”!说着,拧着我的耳朵,非要去见老师和家长。我一见他误会了,又不敢多解释,拼命挣脱跑开后,他才没有来追我。从此以后,我见了陌生人后,再也不敢打招呼了。尤其见了乔三爷,就连忙躲开,生怕他上纲上线的找事端。

  这一年,乔三爷刚好当了生产队长,遇到这种批斗会,又怎么能轻易放过呢!这天晚上,他穿着一件没有纽扣的布衫,腰里扎了根草绳,拖着一双没有后跟的鞋子,精神抖擞地跑上台子,嘶哑着声音对大家喊道:“村看村户看户,社员看的是干部。我乔老三苦大仇深,今天先来搞批斗”。乔三爷看了看台下人群,又看了看端坐在台上的公社干部,声泪俱下地从自己的苦出身说起,又说些当年被地主剥削的案例,现在翻身当家做主人了,一定要记住新社会的好,不忘阶级仇恨。乔三爷声嘶力竭的批斗了一通,直到被批斗的人认罪后,才跳下台子来。可能是太过于激动,他的脸上青筋暴起,好像爬满了蠕动的蚯蚓,面目显得十分狰狞可怕,看的人心里直发毛。

  茶山的场部最热闹的时候,就是公社自编自演了文艺节目,前来慰问演出。公社来演节目的同时,仍然要大讲特讲阶级斗争,号召大家不忘阶级苦,记住社会主义的甜。我在亲戚家玩的时候,去茶山大队部看过一次演出,刚好演的是舞台剧《血泪仇》。节目在一个土台子上演出,许多演员都是挖茶山的群众,像模像样的穿上服装,脸上画了浓妆。大家虽然都是群众演员,演的却很认真,每句台词都要说到位,如果谁演的不好就要扣工分,甚至还有被批斗的危险。公社不但有自己的文艺宣传队,还有电影放映队,有时候还会来茶山场部放电影,将原本很荒凉的茶山,烘托的非常热闹。如果放到现在,肯定会带动起许多的相关产业,可惜那个时候什么也没有,也不敢有!

  后来,由于历史原因,茶山刚刚把茶种上,就匆忙收场了,所有人员都回到了各自的生产队。茶山的几条长山沟,成了光秃秃的的无人沟,大片的砖瓦房屋,也成了无人居住的空房子。再后来,茶树苗无人管理,有些被干枯而死,有些被杂草荆棘包围,也采不出什么茶了。只有生产大队在张家湾挖的茶山,生长的比较成功,虽然都是些老品种,仍然能采制出上好的茶叶。可惜面积太小,成不了规模!

 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,一直都是喝的本村产的茶叶,对西乡其他地方的茶叶并不太了解。记得还是在西藏的时候,堂弟从西乡给我寄了几斤茶叶,从那时候开始,我才真正的喜欢上了西乡茶。在此之前,我都是喝黄山毛峰和竹叶青,以及青岛产的绿茶。自从喝习惯了西乡茶,再也没有喝过其他地方的茶了。

  通过对西乡茶的全面了解,才知道西乡种茶历史悠久,其分布在全县许多乡镇。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,西乡茶也随着历史的嬗变,经历了生死考验,一脉相承地沿袭了下来。

  据资料记载,西乡种茶“始于秦汉,盛于唐宋”。鼎盛时期,竟然达到了“男废耕,女废织,其民昼夜制茶不休”的地步。进入盛唐,全国上下政通人和,农业生产备受重视,茶业得以长足发展。特别是茶马互市的兴起,以茶叶为主的山货贸易十分活跃,极大地拉动了县域经济的发展。由于有子午道直通长安,西乡茶入京上市非常便捷,满足了京都市场的需求。

  相传,杨贵妃喜食涪陵荔枝,子午道上驿马飞递,途径本县携名茶“西乡月团”入宫,颇得朝廷百官青睐,即被列入土贡而名传遐迩。也许,五狼垭的官道上,至今还留有“西乡月团”芬芳,我固执地这样想着。到了明代,颁布了历史上首部茶叶大法《茶马法》,仍然沿袭茶马互市的国策。至明代中期以后,“本县产茶,然税重多扰,民不聊生,利不胜害也”,茶农受官商双重盘剥,苦不堪言。为抑制茶税上涨,官方曾提倡拔茶植桑,致使大片茶园被毁,茶叶产量锐减。“至清代,陕南唯紫阳茶有名,西乡茶则绝市场焉。”民国年间,由于茶税重压,茶农种茶积极性受挫,西乡茶业趋于崩溃。新中国成立前夕,本县仅有零星茶园三百多亩,年产茶仅有百担之多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全国农业工作会议召开后,西乡茶业进入建国后第一次发展期,全县共开辟茶园5万多亩,产量30多吨。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西乡把茶叶确立为兴县富民的重点主导产业,倾全县之力,促进了茶产业的跨越式发展,为提振县域经济水平做出了显著的贡献。到了新世纪之初,西乡的茶叶迎来了大丰收,而这些茶叶大多都是当年种植的。

  如今,无论走进西乡境内的东区或南区,到处都是满目苍翠的绿色茶园。随着西乡茶叶种植面积在不断扩大,近30万亩的茶园面积,已经成为了陕西的产茶大县,一跃成为了全县的支柱产业,也打出了自己的品牌,并翻越秦岭跨过黄河,带着秦巴秀水的律动,走向了全国和国际市场的前沿,捧回了许多国内外的大奖,让西乡真正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茶乡。

 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